主页 > 中医疾病 > 妇科疾病 >

人类历史上最神奇的"传染病",病因千奇百怪

2019-01-06 13:17

一种疾病之所以“优秀”,很大部分源于其具有传染性

一传十,十传百,病原体生生不息,无穷尽也。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精神疾病可能也有“传染性”?

人类历史上最神奇的

癔症,是大家最熟悉的一类精神障碍了,常与“发疯”,“鬼上身”等词有关。

这是一种以转换和解离为主的精神障碍,有明显的精神因素导向。

当重大环境压力、内心冲突、情绪激动、暗示或自我暗示等,作用于易病个体时则起引起病症。

癔症又名为歇斯底里,起源于希腊语hysteria,直译为子宫游走,在19世纪中叶以前被认为是一种妇科疾病。当时,患有“歇斯底里症”的女性们主要靠妇科医生定期“妙手回春”,后来才有了世上第一根按摩棒。

病人会丧失对自我身份的认知和对过去的记忆,而表现为意识范围缩小、选择性遗忘或精神暴发等。

有的还会出现一系列生理病症,如痉挛、晕厥、恶心、呕吐、瘙痒等。

但是,却不能排查出相应的器质性损害作为其病理基础。

所以,在迷信的过去,很多人并没有把它当做疾病,反而将其看一种无法解释的神秘现象。

而更让人觉得诡异的是,癔症也可以像瘟疫般传播。

在特定的情况下,可由一个人“发疯”演化成“集体发疯”。

这也是群体性癔症(mass hysteria),几乎每一次事件爆发,都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最早引起人们关注的群体性癔症,是在1518年夏天爆发的。

当时的神圣罗马帝国的斯特拉斯堡(现属法国),突然开始流行一种“跳舞瘟疫”(Dancing plague)。

最开始,是一位妇女突然在大街上起舞。

连续跳了四天后,舞蹈行列就增加到了34人,街道开始拥挤。

一个月的时间内,整个城市就已经有400多人在快乐摇摆了,被堵得水泄不通。

尽管连医生都吓傻了,但他们还是故作镇定地宣布这是一种“血热病”,由发烧引起。

这些人不眠不休地纵情跳舞,不到筋疲力竭的地步都不会停下脚步。

没有办法,医生也只能建议这些人继续跳舞。

等他们一个个跳得双脚鲜血淋漓,累到晕倒才能恢复清醒。

为了提高“治疗效率”,当时市政府还在街头搭建了舞台,并雇来了专业乐队。

其中,就有十几人因过度疲劳导致中风或心脏病发作等,最终死亡。

更奇怪的是,这种“舞蹈瘟疫”还不止发生了一次。

中世纪时期,在同一地区就报道了另外七起跳舞瘟疫的病例。

但比起无端的集体起舞,在中世纪更加骇人的情景还属巴黎修女集体学猫叫

这一切,都始于其中一位修女发出的一声“喵”。

随后,周围的修女们也像被传染了一样,陆续跟她一起学猫叫。

这些猫叫声是有规律的,所有修女每天都会在同一时间段内喵喵叫上几个小时。

要知道,猫这种动物与中世纪的教皇,就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猫与恶魔的关系密切,被视为女巫的宠物。

当时整个欧洲都对猫仇恨至极,后来甚至发展成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猫狂欢。

所以可想而知,修女们集体学猫叫的情形有多瘆人。

在那个医学不发达的迷信年代,这些修女完全就是被恶魔附了体。

为了遏制这些修女扰民或造成恐慌,士兵们开始鞭子抽、用拳头打。

因为只有这样,她们才肯安静下来。

类似的案例,还发生在德国的修道院内。

一位修女开始撕咬周围的修女,没过多久其他修女也互相撕咬了起来。

当修女们互咬的消息传开后,这种行为就像“传染病”似的迅速蔓延到了德国各大地区的修道院。

甚至连荷兰、罗马等地修道院,都未能幸免。

与“舞蹈瘟疫”类似,这些修女们也是不眠不休地乱咬。

直到体力透支,她们才会停下来。

人类历史上最神奇的

别看又集体广场舞,又是一起学猫叫的,但这些都是有详细记载的真实案例。

据分析,群体性癔症多发于学校、工厂、修道院、军营等纪律严明,环境压力大的地方。

例如,在中世纪许多修女都是被强迫着进入修道院的,她们开始了一种截然不同生活。

禁欲、清贫、单一重复的体力劳动等,都是修女们集体学猫叫、互咬爆发的诱因。

再如1518年舞蹈瘟疫的爆发,也与充满焦虑与恐慌的环境压力脱不了关系。

当时疾病和饥荒席卷了整个斯特拉斯堡,很多人都只能沿街乞讨过活。

精灵宝可梦中的3D龙,也叫多边兽

当然,除了中世纪,群体性癔症的现代例子可没少发生。

熟悉精灵宝可梦历史的朋友,必然会知道传说中的“3D龙眩晕事件”

1997年12月,大概12000名日本学生就经历了一次群体性癔症。

而这次集体发病的元凶,竟是一集《精灵宝可梦》。

这也成为动画界史无前例的轰动新闻,使任天堂股票大跌,甚至让精灵宝可梦动画一度停播。

16日18点30分,日本观众正在收看热播的动画《精灵宝可梦》第38集“电脑战士3D龙”。

然而,大约在18点50分出现了大量高亮、闪烁的特效画面。

随后便陆续有孩子出现症状,从呼吸急促、恶心到痉挛、出现幻觉等。

半个小时内,就有超过600名青少年被送往医院救治。

其中昏迷者208人,重度昏迷者3人,大部分都是中小学生。

人类历史上最神奇的

其中一个被认为引起光敏性癫痫的画面

当时,这些孩子都被诊断为“光敏感性癫痫症”,病因是动画中的光影效果。

但这,并未能将事情解释得通。

首先,类似的闪烁画面,早过去20年间的动画里就已屡见不鲜。

这是一种叫paka-paka的动画制作手法。

简单来说,就是让不同颜色的光线交替重复出现,以制造情节的紧张感。

再者,光敏感性癫痫症是极其罕见的,发病率估计为0.02%。

这无法解释当时竟有超过7%的观众受影响,连医生都不敢相信。

不过,这其中倒是有不少集体癔症的特征。

当事件被媒体大肆报道后,几乎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第二天即有第二波儿童病倒了,接着是第三波、第四波...

最后,出现类似不适症状的日本学生在第五天就已接近12000人。

癫痫发作、3D龙事件与群体性癔症症状对比

此外,与癫痫发作对比,这次3D龙眩晕事件出现的症状还要丰富得多。

这些病症,反而与群体性癔症更接近,而非癫痫发作。

虽然还是很难解释第一批孩子是如何被影响的,毕竟大家都是独自在家观影。

但目前的研究仍倾向于认为,这是一起大规模的群体性癔症。

人类历史上最神奇的

在历史上,有关群体性癔症的记录就未曾断过。

明明食物没有任何问题,但在学校内却发生了集体的“食物中毒”;

从未发现有毒昆虫,然而人们却集体出现被“毒虫”咬过的症状;

只是迄今为止,研究该现象的医生、人类学家、社会学家都未能拿出针对这种“传染性”的明确解释。

人类历史上最神奇的

但这,并不意味所有的症状都是患者幻想出来的,更不是装病。

通过现代神经影像技术,癔症患者的大脑确实存在着异常活动。

这些都是故意装病的患者所不具备的。

他们是真实地出现了一系列症状,例如头痛、恶心、晕厥等,但病症源头却始终排查不出。

所以说,癔症是一种典型的心因性疾病(俗称“心病”)。

这有些类似于安慰剂效应

明明药是假的,但当人们坚信药物的疗效时,假药也能改善疾病的症状。

而群体性癔症,则是反过来的安慰剂效应。

同样的,当大众坚信某种神秘力量或危害等存在时,他们生理上也可能会出现病症。

既然群体性癔症有“传染性”,那么每一个人对群体性癔症的免疫能力可能也有所不同。

根据以往纪录看来,女性与青少年往往是群体性癔症的主要受害者。

但这也并不代表着有人能对癔症完全免疫。

在强大的环境压迫下,任何人群都可能被群体性癔症侵蚀。

气功热也一场群体性癔症

群体性癔症,也确实带有浓烈的文化色彩。

当处于一个大文化背景下,谁都可能在劫难逃。

在20世纪以前,报道的群体性癔症大多与长期的宗教压迫、过于严明的工作纪律等环境有关。

病人们也偏向于出现抽搐、痉挛、颤抖、瘫痪和大笑等运动性症状。

这也叫运动性癔症,与当时更迷信的环境有关,例如宗教仪式盛行等。

人类历史上最神奇的

而20世纪至今,群体性癔症则往另一个方向发展。

例如,整个20世纪中,运动性癔症只在学校爆发过4次,而焦虑性癔症则要常见的多。

病人更多是出现头晕、恶心、呕吐、晕厥、瘙痒等症状。

而现代的群体性癔症的触发条件多为,闻到某种古怪的味道,或目睹某人呕吐等。

这被认为与担忧环境污染有关,受频发的化学污染、食物中毒、或恐怖分子的生化武器攻击等的耳濡目染。

例如,1990年海湾战争期间,伊拉克就首次对以色列发动导弹攻击。

尽管没有根据,但当时人们普遍担心其中会含有化学武器。

于是,被袭击地点附近,就约有40%的平民报告呼吸问题。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那个极具东方特色的缩阳症”了。

所谓“缩阳“,指的是以阴茎、睾丸和阴囊突然内缩入腹的疾病。

早在2000年前,《黄帝内经》就对此有所记载,阳具“缩入腹者,不治”

周星驰电影《鹿鼎记》中,鳌拜会“缩阳神功”

但在解剖学上,男生的阴茎是连在骨盆上的,根本不可能缩入腹中(隐睾症是另一回事)。

所以他们的阴茎并非真的缩回体内,缩阳其实是一种癔症。

患者会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工具有一种”消失感“、”抽动感“,并伴随着痉挛、抽搐等症状。

因畏惧“缩尽而亡”,病人们会紧紧地抓住阴茎和阴囊不放。

有的甚至会使钳子、红绳、鱼钩等使劲将下体往体外拽。

所以,“缩”倒没“缩死”过人,拽残的却不少。

缩阳症,就是一种与文化密切相关的癔症。

它起源于中国,多发于中国广东、海南、江苏,以及东南亚等地,与当地特殊的性信仰有关。

传统观点认为精液对身体健康有着重要作用,如“一精十血”、“手淫或梦遗会导致损坏男人精气”等。

这也给男性带来了不少的心理压力。

虽然,“缩阳症”也会发生在女性身上,但受害者绝大多数还是男性,一反癔症多发于女性的特征。

百度戒色吧宣传语,戒色吧能够如此壮大与中国独特的性信仰脱不了关系

而作为癔症的一种,缩阳症可能单个出现,也可能集体大爆发。

在过去中国海南岛等地区,基本上每十年就有一次大的流行。

1984年8月起,海南岛和雷州半岛一带,就陆续有人发现自己的阳具一缩再缩。

他们开始扎堆上医院就诊,有的则敲锣打鼓寻求民间偏方自救。

此后,病情依次向南及东南方传播,先后波及16个县市,此起彼伏闹得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根据当年的调查显示,这次大流行前后历时接近一年,患者超过3000人。

那么,后来这种病是怎么逐渐消失的?

当时,还是当地政府请来了专家、媒体宣讲了大量科普知识,这次大流行才从根本上得到了控制。所以说,集体癔症的预防得当很重要。缓解压力,降低未知带来的焦虑,是预防的核心。

而更需要警惕的是,现在属互联网的时代,群体性癔症不再局限于固定场所。未来癔症会以什么新方式出现?这也是我们难以预测的事情。

*参考资料

Andrews, Evan. What was the dancing plague of 1518.History. 2015

MELANIE RADZICKI MCMANUS.10 Strangest Mass Hysterias.HowStuffWorks

Benjamin Radford.The Pokémon Panic of 1997.Skeptical Inquirer.2001

Bartholomew R, Wessley S. Protean nature of mass sociogenic illness: from possessed nuns to chemical and biological terrorism fears. Br J Psychiatry.2002

Guarnaccia,Rogler. Research on Culture-Bound Syndromes: New Directions.Am J Psychiatry.1999

人类历史上最神奇的



相关文章推荐
精华回答
热门观点 更多>>
睡觉时腿抽筋,就需要赶紧补钙吗?医生:4种
天津市场稽查突击检查保健品乱象:接群众举报
“同房”一两次就怀上的女人,一般会有这三个
新型养生草本获科学技术奖一等奖,草晶华科技